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KilaKila微博曲线入局破壁的二次元

来源: 作者: 2018-09-29 18:32:22

KilaKila:微博曲线入局 破壁的二次元市场成巨头盛宴

【科技讯】2月6日消息,上周,二次元视频站、弹幕鼻祖ACFUN发出“我想再活500年”的微博与百万“猴子”告别,走向长期关闭,让内容行业为之震动。事实上,2017年ACFUN至少已有两次超过24小时停摆,现在看来这算得上是关停的征兆。与许多行业明星项目关闭的“一叶落而知秋”不同,A站的关停只是一个偶然事件,二次元市场本身并没有凉

KilaKila微博曲线入局破壁的二次元

,最近具有深厚微博背景的红豆Live更名kilakila进军二次元,表明二次元市场依然还充满变数。

二次元市场没有凉

导致ACFUN关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业务经营不善、股东频繁变更、核心团队不稳、缺乏视频牌照、版权纠纷缠身等等,但归根结底还是业务经营不善。

被视作是A站最直接对手的B站Bilibili就迎来截然不同的结局。年初《财经》报道显示,Bilibili已进入上市前静默期,最快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其估值将高达亿美元,如此高的估值有华丽的业绩支撑:界面报道显示2016年B站营收为7.36亿元,2017年月营收为7.29亿元,全年有望盈亏平衡。B站董事长陈睿去年中也曾表示,中国没有任何一个视频平台是盈利的,B站会争取在爱奇艺后盈利,在用户数上,极光大数据显示B站2017年上半年的日活用户差不多是A站的8倍。

二次元市场已是欣欣向荣,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3.08亿,其中97%都是90后、00后,中国二次元产业的市场规模占整个泛娱乐市场规模的57%,二次元市场不只是有A站、B站这样的弹幕站,还有动漫、文学、直播、音频、游戏等等形态,对于巨头而言,它即迎合了当前各家抓住年轻人的用户发展战略,本身也有巨大的商业价值,正是因为此,BAT都在此埋下重兵。

腾讯是二次元市场的重要玩家,它在2015年投资了B战,自有动漫、游戏、文学、视频等等业务也在二次元上布局,腾讯用户数最多的产品、社交平台空间、最近复活的短视频应用微视也都主打年轻人。

对于文娱有很大野心一直想要有所突破的阿里此前也已布局二次元市场,旗下的优酷土豆是AcFun的投资方,目前还有消息称,A站可能会在阿里的助力下复活:阿里可能会成为接盘侠,让A站补齐大文娱最后一环。不过阿里要求持股70%,A站现大股东奥飞还在为此纠结。

百度旗下的贴吧用户则有超过80%的90后用户,在粉丝数量TOP 20的大吧里,ACGN主题的贴吧占据了将近一半,百度旗下的爱奇艺在2013年便启动二次元战略,在版权内容、自有IP、动漫内容、产业孵化、二次元活动上布局,去年12月上线直播频道主打二次元。

可以看到,BAT都在二次元市场密集布局,埋下重兵,瓜分3亿“猴子”用户。不只是BAT青睐二次元,整个文创产业对此都钟爱有加,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有多达106家二次元相关公司完成了111笔总额达61.97亿元的融资案,其中腾讯、B站、爱奇艺、阅文、阿里参与的有27起,不计算阅文集团的投资项目,腾讯系投资的二次元公司多达14家,二次元依然是巨头的香饽饽。

微博入局瓜分猴子

二次元市场如此重要,因此每一个有志于内容战略的平台都不会错过。微博最近两年实现了二次崛起,市值超过了Twitter一度进入300亿美元俱乐部,走得最对的一步棋就是2015年的内容战略。从那时起,微博不再满足于用户分享碎碎念或者追星八卦,而是做一个“内容大杂烩”,内容包罗万象,满足用户各种场景下的泛娱乐内容消费需求,同时微博在内容战略上也瞄准年轻人和垂直领域。

正是因为此,微博进军二次元是必然,最近通过其控股的红豆Live曲线进入二次元市场。红豆Live更名为KilaKila(k站),从名字可以看出有向Bilibili对齐的意思,此时入局也可以“捡漏”AcFun无法再服务的百万“猴子”。

红豆Live于2016年8月上线,最初主打语音直播,跟秒拍、一直播一起构成微博短视频直播的三驾马车,此后红豆Live延伸出了短视频配音+对话小说等二次元内容业务,聚集了大量的95后用户,现在更名KilaKila(在二次元文化有闪闪发亮之意)则表明其未来将更加专注于二次元。据了解Kilakila自身的团队实力也非常突出,团队成员超过80%是90、95后,此前大都深耕在二次元圈、唱见圈、广播剧圈、饭圈等年轻用户聚集的泛二次元领域,在内容运营和大V开拓方面具有一定优势。

在Bilibili的二次元长视频已经做得很好的情况下,Kilakila的重点瞄准了更加碎片化的二次元短内容:短视频配音、对话小说和二次元直播,满足年轻人碎片化场景下的二次元内容消费需求。在我看来这个策略是比较明智的,AcFun和Bilili相对更像竞争同质化,最终只能剩下一个玩家,而二次元市场本身从内容形态、风格、人群来看可以更加细分、个性和垂直,通过内容的不同可以差异化。

在Kilakila前,微博对二次元市场已有所关注。2017年微博发布了《2017微博二次元发展报告》,这份报告显示,微博泛二次元用户的总数量已达到1.53亿规模,相比较2015年增幅约为37.7%,其中二次元月活跃用户为9400万,占所有二次元用户的61.3%。这些二次元用户在微博主要社交分享和消费内容,微博核心二次元用户达到1960万,占总体微博用户的12.8%,包括但不限于Cosplayer/Coser(角色扮演者)、动漫作者、CV(角色配音人员)和周边资讯的有关人员,二次元KOL账号仅有约2.3万,但可影响超过两亿用户(粉丝)。而在运营层面,微博此前在垂直领域如动漫、影视、游戏、音乐等领域已在针对二次元用户进行细分运营。

二次元用户基础、内容创作基础、社会化+兴趣的分享氛围和对应的运营机制是微博进军二次元的优势,让微博复制Bilibili并不现实——微博并不擅长做爱奇艺这样的视频站,从微博在短视频和直播领域取得的成功来看,碎片化、社交化和轻量级的内容消费场景才是其优势,正是因为此瞄准配音短视频、会话小说、二次元直播的Kilakila有可能复制“一下科技”的成功,后者被传即将赴美IPO。

避免成为下一个A站

一度可与Bilibili分庭抗礼的AcFun因经营不善而关闭,足以让活下来的二次元平台们引以为戒。AcFun业务最致命的问题是,缺乏一个良性的内容生态,而这是任何内容平台存在的关键价值,也是二次元平台们要熬出头的关键。

事实上,相对于许多内容业务而言,视频类平台一直都有一个盈利困境——不只是视频站至今都没有一家盈利,直播、短视频、二次元平台基本都有难以盈利的问题,抛却牌照等硬性要求不谈,视频类平台难以盈利的关键在于高昂的两大成本:带宽和内容,以及商业化本身的天花板。二次元平台如何破局?

1、强化PGC和自制内容降成本。

与服务器等计算资源不同,带宽随着业务增长只会线性增长,是视频类平台最不可省却的支出,而内容成本在正版化大趋势下也日益高涨,采买要花大钱,侵权成本极高,因此,目前各大视频站都将重点瞄准了自有内容,包括自制和平台PGC原创,比如在最近的搜狐财报发布时,张朝阳就表示,2018年搜狐视频通过自制内容模式,将视频预算削减40%,通过此搜狐视频预计在2019年盈利,今年亏损将缩小。

在PGC上,腾讯、Bilibili、Kilakila依托各自生态,不缺内容创作者,不过,二次元平台只有营造一个良好的内容创作生态才能让UP主源源不断地创造内容,这是B站比A站做得好的地方,与A站创作者与消费者被一视同仁不同,UP主在B站上传视频可以获得硬币等回报,也可以得到观众的金币打赏。二次元平台只有给创作者长期的、持续的、可观的商业回报,才能激发后者的创作动力和能力,事实上,目前各类内容平台繁荣的基础都是良性互动的创作生态。

2、重视IP储备挖掘IP衍生价值。

随着二次元文化愈加主流化,二次元市场的动漫、游戏IP也越来越多,这些IP不仅很多粉丝都是核心的二次元用户,同时动漫、游戏中的人气角色、故事场景等都能衍生出新的子IP,所以二次元平台在重视IP储备的同时,也要积极挖掘IP的衍生价值。例如易的热门手游《阴阳师》就推出了同名动漫,《镇魔曲》更是联合自家的易文学推出了官方小说,挖掘游戏IP的更多可能性。KilaKila也在二次元IP上积极布局,比如与热门国漫《凹凸世界》、橙光游戏、二次元手游《恋与制作人》、《决战平安京》等进行了合作,基于直播+短视频配音+对话小说的产品形态,推出了游戏主题直播+同人对话小说大赛+配音大赛等活动,充分挖掘二次元IP的衍生价值。不过,长期来看在平台上形成独家的高价值二次元IP,而不是花高价买入第三方的IP做二次挖掘,才是二次元平台应当追求的终极目标。

3、探索多元化的变现模式。

视频、短视频一度盈利困难的主要问题是商业模式单一,比如视频站依赖视频广告,而后者的天花板是比较低的,很难cover带宽和内容成本。不过,近年来随着内容付费、会员、直播打赏、游戏联运、视频电商、信息流广告等等变现模式的兴起,视频平台的盈利问题正在迎刃而解。

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视频的会员数量均已突破1000万,其中腾讯视频的超过了4000万;张朝阳最近则表示搜狐视频的付费收入将在2018年赶上广告收入。二次元站同样要探索更加多元化的变现模式。即将IPO的bilibili形成了比较多样化的变现模式,其收入结构上游戏代理/联运占到了80%以上,直播收入4%左右,广告销售4%左右,电商销售、BML线下活动、B币收入、理财收益等收入占据10%的营收份额,虽说目前还比较依赖游戏,但收入方式却五花八门;已经全面升级的Kilakila除了在二次元直播、对话小说方面寻求更多的商业变现外,还可与微博协作,将微博已经成熟的信息流广告、内容付费等等变现模式嫁接到二次元内容上,或者与微博联合起来探索更多社交化的、前向收费的变现模式;前面提到的IP储备未来也可释放出对应的商业价值。

A站凉了,二次元市场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相关推荐